《你在哪里》——写给警察师兄的一封信


位洪明师兄:

你还好吗?一个月了,时间过得真快。

这几天,国内的疫情控制住了,很多医护人员返回了家乡,我们以最高的礼遇迎接凯旋的英雄,迎接这个从寒冷的隆冬中走来的春天。

是的,春天来了,暖风融融,一切都是你期待的样子。

可是,你在哪里?

这段时间,过去的时光总是出现在我的眼前。

十五年前,我和你总是相遇在大学图书馆,那时候,我喜欢文学书籍,而你总是埋头在刑事技术的专业书中。

15年后,一场史无前例的疫情席卷全国,在这场惊心动魄的战疫行动中,你拿着自己亲手绘制的假口罩案思维导图站在所长面前,那张图细致严谨,是你几天几夜不眠不休抽丝剥茧的战果,也是这些年你不断精进学术、厚积薄发的成果,说着说着,你突然倒下……

我想象着那一幕,仿佛图书馆里那个埋头苦读的你就在眼前,一样的认真专注,只是,这一次,那张还有几处打着问号的思维导图,你再也没办法完成了……

我的好兄弟宝强说,他与你初识在火车站,那时候,十八岁的他第一次离开家乡,下了火车,茫然四顾,偌大的兰州火车站让人心慌,是你,在人海中举着学校的名牌,给了他最温暖的方向,三年迎新,你背过了多少沉重的行囊,安抚了多少焦灼的目光,这是你来自孔孟之乡的古道热肠,和刻进骨头里的善良……你走后,你的同事在你的工作笔记中发现了一张明信片,一个二年级的小女孩说,谢谢你的资助......

说来我们已经多年不见,岁月把我们这些相交甚好的师兄妹散落天涯,警务工作的繁忙,柴米油盐的繁琐,我们甚少交流,但共同走过的校园和共同经历的时光,余温长存。师兄,请原谅我没有去送你最后一程,这场疫情让我们忙碌于各自的战斗,阻挡了奔丧的脚步……我在新闻里看到了送别的队伍,闪烁的警灯,悲怆的人群,还有,你身着警服、披着党旗的仪容。

我们的久别重逢,怎会是这般模样?

对于一个农村家庭,养一个有出息的儿子,是多么不容易,远离家乡,干着警察,一年能回几次家可想而知,父母家人如何承受?三十五岁,中流砥柱的年纪,对你的家庭而言,这是怎样不可承受的打击?!

你走后,关于你的消息瞬间铺天盖地:罹患淋巴癌的母亲,年迈的父亲,等着你过七周年纪念日的妻子,还有那两个可爱的女儿,五岁的大女儿来来尚且能记得爸爸的音容,一岁多的小女儿往往还没机会留下爸爸的回忆……

五岁的来来抱着你照片,披麻戴孝,喊着“爸爸我们回家了”身旁的阿姨说:“大点声,爸爸就能听到了”,来来昂起头,眼神清澈,嗓音稚嫩而洪亮“爸爸我们回家了!爸爸我们回家了!!!”

师兄,等来来往往长大了,我们会把爸爸讲给她们听:告诉她们,来来往往的名字里,藏着爸爸的深爱;告诉她们,爸爸就是那个在疾风骤雨中奔跑的人,在毒疫肆虐时逆行的人,是他张开超人的斗篷,撒下斩妖除魔的天网,奔向那些制造假口罩的魑魅魍魉,把惊惶中的百姓护在身下;告诉她们,你是那个硕士毕业后,明知基层苦偏向基层行的傻子,你是那个十年从警路,服务人民百千回经手案件千百卷的汉子,你是他们的爸爸,也是太仓七十万百姓的儿子……告诉她们,他们的爸爸,把他的魂、他的命,都献给了他的热爱,把对你们的牵挂,带上了征途,那条路,不再有披星戴月的抓捕,不再有案牍劳形的任务,不再有密密麻麻的案卷,不再有不眠不休的守护……我们会告诉她们,虽然,爸爸在那场疫情后再也没有回来,但他在匡扶正义的路上,从未偏航,他在星辰大海的远方,闪闪发光……

师兄,您知道吗?自您走后,每当我回到家,孩子们冲我奔来,开心的喊着妈妈,我总忍不住失神,此刻,你的家里,被冷灯残人不齐,你的爱人正在经历着怎样的煎熬,度日如年。每当我回到岗位,换上警服,总忍不住想起你,我们活着的人,要多么的努力,才能不辜负你这年轻的生命,才能替你守护这盛世繁华……

师兄,清明节到了,你是否看到了那漫山遍野的鲜花,是否听到了疫情拐点的喜讯,是否仍在惦记着大家?这个春天,虽然姗姗来迟,但是草长莺飞,暖风融融,一切都是你期待的样子!

可是,你在哪里?



广东省公安厅机场公安局民警:王爱晓

2020年 清明时节